今夕是中元,人和鬼,宜思念,其实,这是一个神秘而温情的节日
 内容

今夕是中元,人和鬼一样可怜
可怜,可怜七夕是碧落的神话
落在人间。中秋是人间的希望
寄在碧落。而中元
中元属于黄泉,另一度空间
——余光中《中元夜》

今夕是中元,宜思念
南朝刘义庆的《幽明录·新鬼》,他杜撰了一段故事:
有一个新到地狱的鬼,瘦弱不堪;在地狱中他遇到一个胖鬼,很是羡慕,于是就问他怎么才能变得富态起来。那个鬼告诉他,只要到人间作祟,闹出点动静,人们一害怕,就会供奉东西给他吃。
瘦鬼于是高高兴兴来到人间,但他没有调查摸底,就冒冒失失闯入一户人家。见到厨房中有一口磨,抢步上前就推了起来。不巧,这家人很穷,自己都缺吃少穿,有哪有食物供奉他呢?主人听到响动,到厨房查看,空无一人,而磨在转,便感叹道:“天都可怜我,派鬼来帮我推磨了。”结果,瘦鬼推了半天,不仅没捞到半点吃的,还累得半死。据说这是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的来源之一。

这只想要增肥的鬼,不仅没找对人家,也没来对时节,他该今时夜半出来。今天,正值中元节,凡有新丧的人家,例要上新坟,而一般在地方上还要祭孤魂野鬼,他一定饿不着。
这是一则“鬼”玩笑,在我们的文化里,“鬼”更多的还是一种避讳。所以,如今传统节日逐步回归,七夕喻思念,中秋表团圆,铺天盖地的广告在各个媒介上出现。而中元节,更像是一个远去的文化符号。
毕竟中元节——“今日,地府将放出全部鬼魂”——这样的画风,本身就是带有神秘和忌讳,不宜过度声张。

而在其隐秘的暗流之下,这是可以是一个神秘而温情的节日——
记事儿起,每逢七月半,外婆会招呼一家老少聚在家里。一大早就备好一大桌饭菜,同过年一样,鸡鸭鱼一样不落,回锅肉、红烧肉、梅菜扣肉是标配……
快到饭点,她便将几副干净的碗筷、汤勺,齐齐整整地摆在方桌边。待一切妥当,三拜之后,她就像是面对一桌“客人”的女主人一样,和那张桌子边的“他们”拉家常,语气不疾不徐,声音清亮,细细将家里的大事儿、好事儿,还有拜托“他们”的事儿,都一一讲来--

“放心,我们都很好,越来越好了。”
“你小孙子结婚了,上个月生了个闺女。”
“你三儿子,去外地做生意了,要保佑他平安挣大钱啊。”
不时,还会停下来,如同招呼客人一般——

“有的是吃的,你们多吃点,多吃点!不要饿着、冻着自己……”
外婆在外招呼的“客人”时,其余的人,都只能在里屋。那时候小,虚着门缝看,趴在门框听,总会捂住嘴,生怕笑出声。
待外婆招呼完“客人”,大家挨着在桌前鞠三个躬,她不忘在一旁叮嘱“有什么愿望,都可以给祖祖们说,让祖祖们保佑你……”待大人、小孩都明着、暗着许完“发大财”、“考第一”的愿望,再把桌上的菜再回锅一热。一瞬间,这就变为热闹的家庭聚会了,对于小孩来说,能许愿是开心的,热闹也开心的。

时光渐长,那桌原本全是“陌生人”的桌上,增加了一位熟人--我外公。那年中元,正逢我马上要去千里之外的读书,外婆特意在那个位置上放了一包烟,立在一旁给那个空位斟酒,一边说——
“你外孙女要去很远的地方读大学了,你要看到,肯定高兴……老头子,你现在哪儿都能去,你要好好保佑她。悬崖峭壁要护她,河边水边要护她,火边电边要护她……
当时不觉鼻子一酸,在外婆心里,去了另一个世界外公,就像拥有了超能力,能随我到千里之外,一旦我有危险,他都能暗暗护佑我。

宋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卷一说:“中元前一日,即买练叶,享祀时铺衬桌面,又买麻谷巢儿,亦是系在桌子脚上,乃告先祖秋成之意。”因着七月是小秋,有若干农作物成熟,按例要祀祖,用新米等祭供,向祖先报告秋成。
绵延在各个家庭中,这更像是在人间最富足的季节,一个阴阳两界的团圆,告慰另一个世界的“人”——

人间繁盛,我们过得不错;人世多艰,我们还需要你的护佑;人世热闹,我们对你仍是想念;今夕是中元,宜思念。

::+::文摘来源于互联网,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果侵害到你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删除::+::知识产权保护::+::要捐助本站么::+::
::+::推广服务说明:如果你的网站是正规的站点,或你的商品是合格的产品,随时欢迎与我们联络,本站联系电话:13695067571::+::要推广服务么::+::